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党风廉政 > 廉政文化

党风廉政

热门阅读

称呼

来源:三湘风纪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2-26 10:44    浏览次数:1

陈山水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蓝田镇政府上班,和镇里的“老资格”朱坚强一起负责全镇的综治维稳工作。几年后,朱坚强调往邻乡,陈山水也被提拔为副镇长,而朱坚强的儿子朱勇敢通过公开招考也到了蓝田镇政府上班。

虽然陈山水只比朱勇敢大五岁,但考虑到陈山水是父亲的同事,又是自己的直管领导,朱勇敢尊称陈山水为“陈叔”,而且工作上的事都是“事前请示,事后汇报”,逢年过节还会给陈山水发祝福短信。

两年后,朱勇敢通过选调考试考到了县委组织部工作。年底时,朱勇敢被安排到蓝田镇进行领导班子年度考核,个别谈话时,陈山水刚好分到朱勇敢这组。

陈山水敲门走进谈话室,正准备跟朱勇敢打招呼,不料朱勇敢先开口:“山水,好久不见啊!”陈山水心里一震:“这小子,才走了几个月就不发过节短信,现在连称呼都改了。”

十年后,陈山水调往青水乡任纪委书记,而朱勇敢凭着自己的踏实苦干,从科员一路干到了正科级干部。正直青水乡党委书记何书记退居“二线”,经组织研究决定,任命朱勇敢为青水乡的新一任党委书记。

到青水乡后的朱勇敢一改往日做派,行事大胆、急功近利、不拘小节,不管年龄大小,只要是自己的下属,朱勇敢都喜欢在姓前面加个“小”字称呼,这其中自然也包括陈山水。陈山水有几次想说自己年龄大些,但考虑到朱勇敢是领导,他欲言又止,最后任由朱勇敢“小陈”“小陈”地叫。

一年后的一天,陈山水接到县纪委打来的电话,说是要送朱勇敢到县纪委办案基地去谈话。几天下来,朱勇敢的神色一天比一天差。

第四天,在从办案基地返回青水乡的路上,朱勇敢面色发青,一改往日的称呼,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陈叔,您跟县纪委的唐主任熟吗?”

陈山水听后一愣,车上就朱勇敢、司机和自己三人,而司机姓何,朱勇敢叫的应该是自己。“工作上的事时常联系而已,怎么了?”朱勇敢问道。

“陈叔,您可否帮我向唐主任打听下我的事,我心里越来越没底了,都怪我一时糊涂……”陈山水垂头丧气地说。

“这…省纪委刚出台监督执纪‘十不准’,明令禁止纪检监察干部打听未公开的监督执纪信息,我不好去打听,问了别人也不会说……”朱勇敢无奈地说。

“陈叔,我完了!白奋斗了这么多年,估计要回到‘解放前’了。”朱勇敢一口一个“陈叔”让陈山水听得很不习惯。

“从‘小陈’到‘陈叔’,这一反一复把我叫老了几十岁……”陈山水感到又可笑又可气。(汝城县纪委监委 邓坤、何宇华)